今天是2018年09月19日 星期三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新闻检索

(水运报)栉风沐雨二十载 不忘初心再扬帆 ——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20周年回眸

2017-10-09 14:59:44 来源:中国水运报


  时任总理李鹏题词。

  ▲长江口深水航道疏浚维护主力船——仓容量12000立方米自航耙吸式“长江口01”挖泥船。

  这是一个梦想翩跹的时代。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激励起亿万中华儿女的自豪感和自信心,一声号令,千帆竞发、百舸争流,向着光辉的彼岸奋进。

  1998年,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经国务院批准实施。随着日历翻过,航道水深也在一步步“跨栏”:7米,8.5米,10米,12.5米。20年过去,当年的浅滩上,如今船行如歌,12.5米深水航道从长江口直通南京,远洋巨轮顺畅地在长江口双向通航。

  最恢宏的书写,源于精神;最执着的追求,始自信心。在每一次爬坡过坎的关键节点,长江口航道建设者始终凝聚着最为广泛的思想共识,构筑起最为坚实的精神支撑。20年来,这项中国水运史上最大、世界罕见的复杂河口治理工程的成功实施,正为邻近省市、整个长江流域乃至全国持续不断地释放出巨大的红利。

  服务国家战略,服从改革大局。风雨如磐中,长江口航道人在党中央、国务院英明决策下,在交通运输部党组和长江航务管理局的坚强领导下,在社会各界的热心参与下,赓续长江口精神,举水深之旗、立管理之柱、谋发展之路,稳步推进长江口航道事业阔步向前。

  □ 本报首席记者 赵虎 记者 丁楚风

  A

  一个进取民族的百年抉择

  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是一项伟大的世纪工程。其成功,源于党中央、国务院科学决策,新中国几代科技工作者集体智慧,广大航道建设者努力拼搏、辛勤汗水。

  浩浩长江,滚滚东去,在入海口形成了三级分汊、四口入海的格局及60公里的泥沙沉积区。这里被称作“拦门沙”,曾一度仅能维持7米水深,令许多大型船舶望而却步,死死掐住了长江航运的咽喉。

  “治理长江口,打通拦门沙”,发挥长江的水运优势!1918年,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中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呼声。新中国成立后,从1958年开始,一批又一批专家学者前赴后继,追寻着这一梦想:拦门沙是否能打通?怎么打通?……一连串的拷问,直逼这个世纪命题。

  在原交通部组织下,从1958年开始,包括谭真、严恺、石衡、窦国仁、陈吉余、刘济舟、邹觉新等在内的一大批院士、专家学者开展了大规模的现场测验,进行了30余年多学科系统研究,为治理长江口积累大量宝贵数据资料和经验。

  1992年,党的十四大做出了“以上海浦东开发开放为龙头,进一步开放长江沿岸城市,尽快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带动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地区经济的新飞跃”的重大战略决策,有力地推动了工程前期研究工作。同年,“长江口拦门沙航道演变规律的研究”被列为国家“八五”科技攻关项目,提出了开发北槽12.5米深水航道的工程方案,具体论证了整治工程的可行性,为工程的实施打下了坚实基础。

  “总理,长江口深水航道的打通直接关系到发挥上海浦东的龙头作用,关系到长江沿岸城市的进一步开放,关系到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的经济腾飞!”1996年2月,已至耄耋之年的严恺仍初心不改,毅然上书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及朱镕基、吴邦国两位副总理,力荐上马长江口工程。

  言之凿凿,忧之切切,心之拳拳。国务院高度重视,时任总理李鹏立刻指示当年3月份组织一次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汇报会。1997年1月,国务院召开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专家座谈会,明确了“一次规划,分期建设,分期见效”的指导思想和工作部署,决定尽快实施长江口航道治理工程。同年9月,国务院确定了稳定分流口、宽导堤加长丁坝群、治理结合疏浚的总体方案。

  国家意志,必须让经济“经世济民”。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殷切关怀下,1998年1月27日,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一期工程正式开工,拉开了中国水运建设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一幕。

  作为一个历史性重大工程,长江口工程凝聚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心血——李鹏、邹家华、吴邦国、朱镕基、黄菊、钱正英等曾亲自主持召开会议,决策工程大计;温家宝、张德江、俞正声等也十分关心工程建设。

  工程建设中,国家各部委更是关心备至——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有关部委的主要领导多次来长江口视察和指导工作;交通运输部历届领导都对工程给予高度关注和大力支持;上海市、江苏省领导在工程实施过程中,给予极大关怀和指导。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13年风雨建设,广大工程建设者先后攻克了一期工程航道骤淤、二期工程地基土软化、三期工程局部航道增深困难等多项重大技术难题,筑起了绵亘近170公里的海上长城,完成了超过3亿立方的疏浚量,实现了航道水深由7米逐期增深至8.5米、10米,直至今天的12.5米的巨大跨越,建成全长92.2公里、宽350-400米、水深12.5米的“水上高速通道”,工程建设目标全面实现!

  作为人类探索大自然的杰作,长江口拦门沙航道的开通已被《中国国家地理》编入中国百年地理大发现。而今,长江口巨轮畅行,东方大港化茧成蝶,百年梦想,一朝梦圆!

  强盛的国家,必有坚定的精神力量;伟大的时代,必然奏响昂扬的旋律。从今天回看100年,一代一代中华儿女振臂而歌、砥砺前行,当年让孙中山先生苦思的“拦门沙”已成往事。今天的长江口,巨轮如梭,世纪梦想在过去的20年间变为现实。畅通的长江口,正积极回应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把长江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的重要指示,向党和人民交上一份骄人答卷。

  B

  一项史无前例的“中国样本”

  长江口航道拓深,是一道世界级难题。

  时代,犹如一位严苛的考官,将难题与挑战摆在了航道建设者面前。身处“交通先行”的新征程,应对攻坚时刻,如何才能在并不平坦的前进道路上开山掘路、激发奋进力量?

  2002年年底,工程建设者在一期工程顺利实现8.5米水深后,二期工程遇到了大难题,一度停工11个月:那一年的12月4日,寒潮大风突然袭来,第一批安放在海底的16座长20米、重千余顿的半圆形沉箱,沉的沉,跑的跑,原本整齐的堤坝,变得支离破碎,治理工程不得不停工……

  经过大量的调查研究,专家们得出结论:海底地基土在狂风巨浪中发生软化,从而造成工程结构被破坏,这样的案例在世界范围内都极少发生,也没有工程实践经验。有日本水利专家当即泼冷水:“这个治理工程根本难以完成!”

  怎么办?

  对于一个以更加开放、更加自信、更加强大的姿态走近世界舞台的国家而言,更不缺乏“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进取心态和精神状态。

  经过不计其数的试验、分析,一条创新的思路诞生:把海底地基重易软化的黏土中的水排出,再通过在软土里打入塑料排水板的方法,变“豆腐脑”为“硬砖头”。就这样,这一问题在世界上第一次由中国人解决了。

  然而,更大的难题接踵而至。2007年,三期工程建设过程中,泥沙顺着暗沟、边滩迂回潜入,遇上风急浪高,泥沙更是前呼后拥、纷至沓来。每年淤积的泥沙将近6000万立方米,可以整整填满6个杭州西湖。

  困难依然没有压倒工程建设者,他们虽屡战屡挫,仍屡挫屡战。最终,在长江口航道管理局的精心组织下,长江口北槽减淤课题组提出了“增加11座丁坝长度、缩窄北槽上中段河宽、增大全槽水流输沙能力”的减淤工程YH101方案。事实证明:这是一把打开长江口的“金钥匙”,在现场23条挖泥船的“挖泥大战”身后,是船行如歌。

  长江口工程如同西西弗斯推巨石上山,滚下又推上,周而复始,无穷无尽。然而,一个能哭着微笑、擦干眼泪把伤口描绘成花朵的人不会被打倒,一个饱受磨难却能泪眼望远的民族不会停下脚步。

  在祖国四面八方的精英将士泰斗齐聚长江口、矢志长江口、攻克长江口的精神洪流之下,力量无坚不摧。2010年,人们终于欣喜地看到:全长92.2公里,底宽350-400米的航道实现了12.5米通航水深的全线贯通。整个工程累计疏浚泥土3.3亿立方米,如果按1立方米连续堆放,可以绕地球8圈多!

  一项项重奖,更是在世界河口史上树起了一座丰碑: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第一、第二期工程连续两次获得詹天佑大奖和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成套技术的创新成果多达74项,获得发明专利2项、实用新型专利12项;形成的大型河口治理成套技术成果,获得了“2007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守正开新,气象万千。长江口坚持创新发展,坚持理念创新、制度创新、机制创新、科研创新和管理创新,激活发展第一动力;协调发展,抓统筹保平衡、重整体求推进、补短板除软肋,切实处理好近期和远期、保护和开发、水深和减淤等关系;绿色发展,坚持和倡导低碳、环保、节俭的工作方法、生活方式,坚持环保投入、疏浚土利用和资源保护;开放发展,立足长江口、放眼全长江,开拓机遇,加强交流,营造更好的外部环境;共享发展,服从服务国家战略,为长江黄金水道建设和长江经济带建设当好先行。

  更令人骄傲的是,2010年至今的7年里,长江口工程大量成果迅速在洋山深水港、宁波舟山港等重点项目中推广使用,长江口工程名扬海外,已成为美国、德国、日本、荷兰等多个国家的河口、港口治理的“中国样本”!

  C

  一块支撑国家战略的磐石

  治理长江口的意义,远不止于长江口本身。

  回望历史——

  1930年时,黄浦江航道全线达到长江口通海航道自然水深6米,满足了当时洲际运输主力船型的吃水要求,当时的上海还是“国际航运中心”。

  可是,10年之后,神户、釜山、新加坡等港口城市迅速崛起,很快夺走了上海的国际优势,因为它们都是深水良港,航道深度起码是上海港的一倍。

  上海,有江无海。此后近70年时间里,“水深问题”成为上海发展外向型经济的掣肘和短板。

  长江口航道建设者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实施国家战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20年来,他们始终紧紧追随党中央治国理政的伟大实践,以海纳百川之胸怀展开声势浩大的伟大创造,充分展现出新时代的交通画卷,唱响了一曲民族复兴的奋进凯歌。

  上海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指出:2016年全年,上海市水运货物量达到48786.73万吨,占货物运输总量的55%,超过铁路、公路、航空货物运输量的总和。不仅如此,长江口深水航道的运营,增加了数十公里的深水岸线,为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港口建设创造更优越的条件。

  一项数据显示:受益于长江口,2016年,上海港邮轮旅客吞吐量289.38万人次,同比增长76.2%,成为全球第四大邮轮港。在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伟大征程中,航运带动效应凸显,使得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和经济中心建设步伐加快。

  “尝甜头”的何止上海?2016年长江干线的货运量增至23.1亿吨,连续多年位居世界河运榜首。沿线的江苏、安徽、湖北、重庆等省市,都从长江口通航能力的提升中直接获益,尤其是12.5米深水航道上延至南京,使得南京以下“河港变海港”,大幅提升了长江中上游的“江海联运”能力。

  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和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测算,2016年长江口深水航道带来的航运经济净效益为80.50亿元,同比增长13.37%;费用效益比为8.19,同比增长11.55%,同时带动就业超过21.3万人。统计显示,2011年至今的7年里,深水航道年均拉动GDP增长超过1000亿元。

  更重要的是,随着长江口12.5米深水航道正式发挥效益来到第7个年头,长江口深水航道对于国家战略的支撑效应也越来越明显。长江口深水航道的运营,为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国际大通道建设创造了条件,加快了我国同周边国家的交流合作,推动开放优化结构、拓展深度、提高效益的方向转变,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长江经济带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形成了全方位开放的新格局。

  纵观世界,从沿海起步先行、溯内河向纵深腹地梯度发展,是经济史上一个重要规律。从这个意义上讲,以上海为龙头的长江经济带建设和以长江口深水航道为龙头的长江黄金水道建设完全符合这一规律。作为长江黄金水道的咽喉,长江口深水航道一通百通,开启了长江黄金水道建设崭新篇章,为长江经济带腾飞“插上了翅膀”。

  昂起龙头,当好先行。长江口深水航道,这一黄金水道的龙头,正在用来自方方面面的获得感实现对社会的庄严承诺。

  D

  一座永载史册的精神丰碑

  曾经热播的纪录片《航拍上海》,第一个镜头就是长江入海口。在这个土地比黄金还贵重的城市,长江口航道建设不仅舟利天下,而且还将大量的泥砂变废为宝,吹填造陆。

  行驶在20余公里的长江口通海大堤上,在一望无垠、疏浚土吹填而生的陆地上生长出的旺盛绿草扑面而来,在无声的宣告一个“绿色时代”的到来。

  这里原先是一片江海连通的水域,吹填让横沙岛面积由原来的50平方公里增加到了100平方公里,相当于7年再造了一个长兴岛。那一道道扬起的泥砂,是长江口的乳汁,滋养了上海的今天,也孕育着上海的明天。

  长江口,正让上海不断生长,一路向海。

  实践证明,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工程完全符合党中央提出的建设“两型社会”的要求,如两院院士潘家铮所言“是一项没有负面效应的伟大工程”,是当之无愧的绿色工程!

  这,也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世纪工程。因此,惟有创新。

  20年辛勤耕耘,20年开拓创新。为了保护自然,工程建设者呕心沥血。他们在长江口规划了两条约100公里的导堤,科学合理地建造在有利于九段沙湿地生长的区域。还有污染控制,应急预案,河口生态修复,生态补偿和增殖放流,5吨螺蛳和河蚬、4.2万只中华绒螯蟹、6.5万尾长吻鮠、9万尾暗纹东方鲀、10万尾黄颡鱼,真正是让人与自然和谐共处,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伟大的工程,注定积淀了伟大的精神。长江口航道治理工程与两千多年前都江堰分流口遗址体现的中国人的治水精神一脉相承,承接着孙中山治理拦门沙的伟大构想和几代赤子对治理长江口航道的孜孜不倦。面对长江口复杂的自然条件,美国、日本、荷兰等国的水利专家均表示“无法治理”,中国人却在此搭建了一个展示自主创新能力的大舞台,一批世界级难题在此迎刃而解。

  上下同欲者则胜。如此浩大的工程,而且一干就是20年,这需要上下团结一致,凝心聚力,共同营造比、学、赶、帮、超的浓厚氛围,使广大建设者保持追求卓越、勇于跨越的精神状态。为保证“挖得出”、“守得住”,长江口工程通过开展党建联建活动,将国内一流的科研、设计、施工、监理单位组成长江口工程建设的“大党建”格局,从而握紧拳头,凝成合力,最终形成工程建设“五同”即同心、同德、同向、同力、同乐。

  数十载奔走疾呼、孜孜以求、潜心研究、科学观测;十多年战风斗浪、筑堤建坝、疏浚航道,敢于拼搏,敢于胜利;5000个日夜如履薄冰、勇于创新、勤政高效,满袖清风、励志报国……多少英俊成砥柱,多少黑发变皓首,一些老前辈即便是累趴下了,依然心系长江口工程。正是这些胸怀坚定理想、执着信念、崇高使命、深沉情感、强烈责任的身体力行者,他们从不屈服、永不言败、决不退缩,将一种“遇惑不迷信、坚持科学、勇于创新;遇挫不言弃、坚忍不拔、勇于担当”的“长江口精神”演绎到了极致。也正是这种精神,不断激励着交通人以新的精神状态和奋斗姿态,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推向前进。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决策下,在上级部门的坚强领导下,在社会各界的热心支持下,面对一个又一个世界级工程技术难题,广大工程建设者顽强拼搏,不言败、不气馁、不退缩,成功实施了这项史无前例的伟大工程,奏响了一曲战天斗地的世纪绝响!

  这就是长江口精神!

  通江济海源源不尽,胸怀世界初心不改。

  正是在这种伟大精神指引下,过去的20年间,长江口深水航道从无到有,变一方浅滩为通途,为沿江省市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在党的十九大即将胜利召开之际,长江口深水航道将全面打造长江口航道体系,一如既往的为沿江省市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好服务,一如既往的为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提供长足的动力!

  本版图片由长江口航道管理局提供

上一篇:(新华社)长江口深水航道:年均产生经济效益逾百亿元

下一篇:何建中在上海调研时强调:积极研究提升长江口深水航道通航效率 更好服务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